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吴哥窟——热带密林中的奇迹(下)

他们生在水上,吃在水上,睡在水上,拉屎也直接拉到水里,依靠从水中捕鱼为生。水上人家的群落通常有几十条船屋,很有点像是陆地上的村子。里面有杂货铺、养猪船、学校、教堂等等。

饭后车送我们回到距饭店不远的酒店。11:00睡觉。

村里的导游说自己是华裔,领着我们看看银器的手工制作过程,又把我们领到她家,介绍了她们的风俗习惯,这里的人们以女人为主,生了女儿要准备房子,男人倒插门来到女方家里住。最后她出示银器向我们兜售,买者寥寥。

走进寨子,门口两排村民打击着柬埔寨手鼓夹道欢迎,村口里面左边就是村子的集中活动广场,广场后是村民祭拜的庙堂,往里走,在一顶草棚下还有几个乐器手在敲击着各类简单的乐器奏响迎宾曲。

游船经过的水面上,一间间漂浮在水面上的破旧房屋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些房子或者建在汽油桶捆绑在一起做成的筏子上,或者建在连在一起的旧船上。导游告诉我们,湖中居住的是越南难民,约有一万人口。越南战争时,他们顺水到了柬埔寨的洞里萨湖,就在湖里生存。越南战争结束,越南拒绝接收他们,他们回不了家,于是他们继续漂泊在湖面上。

由于比较荒僻,所以很多浮雕和塑像已被掠夺,但寺庙的神秘气氛仍旧在森林深处弥漫。这里没有修缮的痕迹,只有在废墟上修建的木质栈道盘旋绕行。这条栈道是04年为拍电影《虎兄虎弟》时修建的,应该是唯一的人工痕迹,栈道或高或低,一会儿走在高高的围墙之上,得以俯瞰整个崩密列的构造,一会儿又穿梭在雨林覆盖的乱石堆里,身边所有去过柬埔寨的朋友回来都对崩密列大为赞赏,丛林间的探险,废墟中的攀爬,时刻充斥着期待与惊喜。爬窗走脊,追寻原始秘境的感觉真好。迈过长满厚厚青苔的石堆,穿过巨石建筑的黑黑的长廊,走过建筑之间的浓浓的绿荫,我们在吴哥王朝历史的海洋中荡漾。我们穿行在藤蔓与废墟之中,阳光透过密林,穿过残破的穹顶,照射在长满青苔的石柱,石壁,石阶上,俯身触摸这些冰冷石雕。“它可真美。”这注定是场穿越时空的短暂旅行。哦,这是谁的脚留存在这密林中尽管我们希望这些废墟能重新修复成当年雄伟的风貌,但在今天,几乎每一个来到废墟的人都希望、都称赞这个原汁原味的遗址,寺如其名,这里的一座座寺庙崩塌了,却反而让这里有了一种神秘、野性的乐趣。我爱它的安静,爱它的原始,我爱在废墟森林里穿越的感觉……。这里够神秘,够荒芜,够震撼,够“柬埔寨”!相信这个遗址将拥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和研究者,奔密列这个名字将出现在世界各地游客的首选名单中。

饭后,我们又去了这里的免税店。从免税店出来,我们又去了一家按摩店,享受了一小时的柬式按摩。

10月17日:星期二,多云,23——30度。早饭后,8:00出发,先去一家卖蚕丝被和蚕丝被套的购物店,从这家购物店出来,导游又带我们去当地的一家民俗村,这个村在城乡结合部,村里也不过就是十几户人家,导游说领我们来他在这里敲个章,主要是为国家做贡献,跟他个人收入没关系。

在这幢房子的旁边,还有几家的情况就很不一样了,房屋破旧,低矮不堪。

看到柬埔寨的现在,不由得想起我们国家的过去,对饥饿和贫穷,我们感同身受。只希望柬埔寨保持和平和发展,让老百姓的日子快点过好起来吧。我相信曾经创造了世界文明奇迹的柬埔寨人民一定会用他们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

走在村中,看到这个村子明显比路上的村庄要干净整齐,一座座新式的二层小楼,街边还有花花草草美化布置。

时已傍晚,正逢学校放学,一些家长摇着小船来接学生。应该说,这些孩子比起扒穿帮要钱的那些孩子来还是幸运的。去女王宫、巴戎寺、小吴哥……,常有“此物只应天上有”的惊叹,那里是天堂,而洞里萨湖带给我的是另一种震撼。

10月16日。当地时间8点我们坐车出发,目的地崩密列。崩密列原来是红色高棉的活动中心地带,导游在车上讲了好多关于红色高棉残暴活动的事,红色高棉统治时期,柬埔寨将近700万人口中,被杀了100多万,而且杀的都是戴眼镜的和秃顶的,因为他们是知识分子,这种暴行使柬埔寨断送了很多有用的人才,以至于今天柬埔寨人才奇缺。40多公里的路程,车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车停下来,一片废墟呈现在我们面前,浓密的原始丛林里,一座寺庙的遗址匍伏在长满青苔的巨石丛中,歪倒的院墙,雕刻着美丽花纹的条石,在向人们倾诉着它不平凡的故事。这里和前几天游览的大小寺庙都不同,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建筑了,只能依稀看出昔日的辉煌。尽管已经荣光不再,爬满砖石的青苔依然向着阳光茁壮成长,吴哥的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延续下去。

崩密列(Beng Mealea),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名字的意思是“荷花池”。这座寺庙距离吴哥古迹群以东40公里,崩密列是一座印度教寺庙,但是它有一些雕塑都反映的是佛教的主题。建造这座寺庙最初所使用的材料是沙岩,所以很多建筑都已经损毁,而且很难再被复原。崩密列这个已经崩溃的废墟,也是个让人崩溃的地方。据说美国曾想修复崩密列,但考察过后也只能望而生叹,实在是无从下手,无法拯救。

进入崩密列的道路两旁都是蛇神那迦的雕像: Naga是揭路荼同父异母的兄弟和敌人。控制雨,并决定着帝国的繁荣,常见于通道、门口和屋顶。出现在许多寺庙中的七头蛇代表彩虹,是连接天堂和人间的桥梁。

蓝紫色的暮霭逐渐笼罩住湖面,我们的船靠岸了。我们乘着大巴回到市里,晚饭的菜比较丰盛,味道很好,导游还送了两箱啤酒。明天就要告别柬埔寨,告别这块美丽神奇的土地了,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已经深深的嵌入了大家的记忆中,谁的心里都不会平静。团友们喝的很尽兴。

在崩密列,你可以看到吴哥窟未被发现前在丛林中沉睡的模样,它是吴哥遗迹群中最值得去同时也是最难前往的遗迹。崩密列的规模几乎与吴哥寺一样大,布局和建筑风格也大致相同,甚至周围有同样宽阔的护城河。可以想见当年这里曾是与吴哥寺一样重要的宗教圣地。崩密列的护城河长1.2公里,宽0.9公里,它和吴哥寺几乎一样大的规模,但依然被丛林严密包裹着。

做完按摩,我们坐车到洞里萨湖。洞里萨湖离暹粒市不远,但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坐上当地的游船,开始洞里萨湖难忘的航程。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它位于柬埔寨西部,通过洞里萨河与湄公河相连,是湄公河天然的蓄水池。每年枯水季节,湖水经洞里萨河流进湄公河,补充了湄公河河水量不足,这时湖面长150公里,宽30公里,面积2700-300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米左右。雨季来临,湄公河暴涨,汹涌的河水经洞里萨河倒灌入湖中,从而减轻了湄公河下游的泛滥。此时洞里萨湖湖面扩大到1万平方公里以上,茫茫湖面宽100千米左右,平均水深10米以上。现在已近旱季,来水少了,水质变差。湖水泛黄,有异味。湖里有一片片的树林,林间长满了大片大片的水葫芦,

想着要看洞里萨湖的日落,但没法看到想象中的美景,游船走上了回程。夕阳用残存的余晖把水面染成金色。

在这村里,有演奏民族乐器的,有卖东西的,有手工制作银器的。

我们的船停靠在湖面的一个码头上,这类码头有两层,上层是观景平台,下层一般都有餐廳,在餐厅可以吃到当地产的鳄鱼和其他鱼类和水产品。船刚一停下,这些难民划着破船过来,大人小孩扒着船帮兜售廉价水果或土特产,有的干脆要饭。几个孩子脖子里缠着蟒蛇,还摆着样子给游船上的人拍照,以此向游客讨钱。几个黑瘦黑瘦的女人抱着几个月甚至刚出生的孩子要饭,孩子哭了,女人用奶瓶打起发臭的湖水就给孩子喝,惹的我们团里的几个医护人员惊叫起来。

这家人家应该是当地的富户,但我们在里边坐的时候觉得特别闷热,房子外面看着不错,但四面透风,只能用电扇,连空调都没法装。

看完这个值得称道的遗址,我们的车又开回到暹粒市,享用了一顿柬埔寨风味的自助餐。

辽阔的湖面湖光潋滟,一艘艘游船劈开水面,激起滚滚浪花,清风徐来,平静的水面碧波荡漾,西斜的阳光融化在涟漪中,化作粼粼波光闪烁在湖面上。在密林里奔波了几天的我们在水天一色的美景里放松了下来,陶醉在自然造作的图画中。

目前柬埔寨政府也在努力给难民以人道主义的救助,给他们在洞里萨湖的旅游业中创造就业谋生的机会。在船民居住比较集中的地区,建造教堂,设置提供净水的设备,还有建在船上的学校,让孩子回到教室。

看完民俗村,导游领我们吃午饭。吃完饭,我们又去了一家免税店。从免税店出来,我们直接去机场,时间还不到四点。进去办手续通关和托运行李,暹粒的机场小,航班也少,飞往上海的6860次航班准点在当地时间6:10起飞,飞机狂吼着冲上夜空,把闪烁着点点星火的城市抛在后面,也把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永久的留在了美好的记忆中。别了,柬埔寨!别了,吴哥窟,这个热带密林中的奇迹!

吴哥窟——热带密林中的奇迹

他们基本上不与柬埔寨人为群.再者也没有柬埔寨的身份证,洞里萨湖其实是一个漂浮着的难民营。这些人吃住都在船上,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吃用都是不洁的湖水,没有电,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整天与蛇虫为伍。这些难民的生活环境甚至比叙利亚、利比亚的难民还要恶劣。

本文由大红鹰娱乐下载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吴哥窟——热带密林中的奇迹(下)

TAG标签: 密林 热带 奇迹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